用户名: 密码:
关键字:
首页 > 隆回党史 > 《中国共产党隆回历史》第一卷 > 隆回党史第一卷·附录
 
 隆回党史
 
《中国共产党隆回历史》第一卷
 
 
文章内容  
 

隆回党史第一卷·附录

点击: 2534 作者: 编辑: 来源: 2009-04-08 07:43

 

 

一、历史资料

 

告乡保甲长士绅书

先生:

自国民党反动派拒绝国内和平协定,坚持其卖国殃民的罪恶战争以后,我人民解放军为了全国人民,保护中国的领土与主权的独立与完整,实现全国人民所渴望的真正的和平与民主的统一,乃于四月二十一日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渡长江,三天之后就解放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中心南京,不久又解放了武汉三镇,南昌、西安、杭州等重要城市,最近又解放了中国最大的城市,也是亚洲最大的城市上海。上海是国民党反动统治的经济中心,同时也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基地。解放军大踏步前进,追击与聚歼一切敢于反抗人民解放军的残余蒋介石匪帮,即将迅速将其全部彻底干净地消灭。无论他们作任何最后挣扎的阴谋,上山、顿杆子,都逃不出人民的手掌,最后归于灭亡。湖南已经快要全部解放了,西面解放大军已占领常德、桃源,东边已越过了长沙、株洲、安化、新化。因此,我们特别函告先生,还是赶快靠拢人民,坚决地断绝与国民党一切反动派的关系,不继续做压迫人民和奴役人民的工具。解放军早已郑重声明:国民党反动派的首恶必办,胁从者不问,立功者受奖。如果你过去做过坏事,今天立即停止不做,回过头来做好事,只要立有功劳,我们还是可以让你把罪赎回去的,而且立功大的话还有奖。我们敢说你作恶也没有作得傅作义那么多,象他那样一个罪大恶极的头等战犯,因为依了人民的条件,放下武器向人民投降,人民终于原谅了他,保障他的生命不受危害。人民是宽宏大量的,只要立功就可以赎罪;但也是严峻的,对于那些执迷不悟,继续为害人民的,作威作福,骑在人民头上的,却是不能饶恕的。你有天大的本事,或逃到天涯海角,人民还是要将你归案法办的。

然而,如何来立功呢?我们以为下面几点你可以立即去做的:

()保护粮食仓库,当做将来解放军的给养。发动人民群众阻止国民党匪军强征、掠夺,用各种方式防止赋米、积米被国民党匪帮运出去。

()将原来镇压民众的地方武装转变为保护人民的武装。彻底改组这些地方武装组织,肃清土匪,维护治安。但对于人民自己组织起来的武装,不能采取敌对行为,不能打击和破坏他们,而且应该和他们合作和竭力支援他们。

()不征粮、不纳税、不抽兵,不替国民党一切反动派供派给养,拒绝一切国民党匪军的需索。

()团结和组织人民,一致行动起来,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国民党匪军和散兵游勇的抢劫烧杀和奸淫的不法行为。

()倡导而且实行“三七五”限租,并且低利贷款给贫苦人民,防止一切高利贷的活动。

这是立功赎罪的五个起码条件,机会已经不多了,稍纵即逝,特此专函奉告,故希

守纳为幸。

 

                                解放军人民调查组

                                        八月 

 

欧阳秋曝烈士手迹

四月廿五日    星期六

晴。今天本白竹坡乡农会成立。县党部派黄区德监选。尧夫当选为干事长。黄区德要我出席说几句话,我本想推辞,奈面情不许。于是走到尧夫家里,取一把筷子踱上讲台,大家莫名其妙。

我恭祝贵乡农会的团结像这把筷子结联在一起一样,“贵乡农会万岁”。一根筷子或一双筷子,容不容易折断?大家说,容易。我又问:一把筷子容不容易折断?大家说,不容易。我接着说,恭祝贵乡农会大家一心像这筷子联作一把一样,就下了台。

 

请看隆回县阴谋分子欧阳宝堂之阴谋痞劣行动:

“挂民社党之招牌;诱惑青年入其圈套;

作共产党之特务;探取情报图谋不轨。

偷皮鞋,吞公款,窜营取巧,无耻卑污。”

欲得其详,请看全文:

各界父老兄弟姐妹公鉴:

本县素来为多事之地,人民如处水火,生活欲绝。自去年建县以后,有阴谋分子欧阳宝堂更假借名义,自称书记长,用种种痞劣手段,大肆活动,企图扰乱地方,以遂异志。少数落伍青年,受其奸言巧语之诱惑,竟示附为羽翼,诚堪痛惜。兹恐各界父老兄弟,不明该欧阳宝堂之阴谋举动及其痞劣行为,特为据实,披露于次:

 一、久怀异志,图报父仇。该欧阳宝堂系民国20年伏法共匪欧阳秋曝之子,以其父死于非命,从小继述遗志,欲报父仇。在兴隆小学读书时即诱惑一班小学生密组“打壶子党”。在邵阳县中时,正式加入奸匪组织,介绍同学读《新华日报》、《陕北轮廓》等共匪书报。更成立秘密团体,充当首领,从事鼓动学潮、探取情报之工作。事为六区专署察觉,派员侦查,数次有案。该校当局亦以其危害社会屡欲开除学籍,均因请人说情,留校察看。可见该欧阳宝堂心怀异志,久已为人所注意。

 二、假借名义,诱惑青年。欧阳宝堂混入县中之日,正值动员戡乱之时,以政府监视过严,要求加入国民党,企图密探消息。旋奉奸匪密令,又混入民社党,得该党某党员口头谈话,竟敢借名义,擅自行动,非法成立民社党县党部,自称书记长。以种种卑污手段,骗诱一班落伍学生,入其圈套。其诱惑之法,许某也科长,许某也秘书,倘有耻于加入者,即认为仇敌,明枪暗箭,百般攻击,如兴隆乡第四保校校长阳成书,拒绝加入其党,便认为异己,在其所办荒谬绝伦之“思潮”臭报上,颠倒是非,无耻攻击,又如该乡第二保龙某某君,耻其行污,不入其类,亦大加毁谤。至于心志犹豫之青年,则花言巧语,千般诱惑,谓“加入某党,包有书教,不要当兵”。实则骗诱入套,以扩充其名为民社党实为共产党之特务组织。

 三、不学无术,人格卑鄙。该欧阳宝堂年纪轻,从小又从事奸党活动,故其学识之浅陋可想而知。在学校读书时,每临考试,挟书带纸,百般舞弊,屡为教师拿获,记过数次。出校后,以腹中空虚,不敢去考大学;流浪乡间,钻营取巧,成为痞徒。尤可耻者,银钱过手,即视为己有,去岁邹代淼先生捐赠“隆回民报”国币伍拾万元,托其代交,渠竟隐吞不交,在长地摊上,购得呢子制服一套,昂首阔步,以示炫耀。又卿汝楫先生捐赠“金声”旬刊国币拾万元,由魏寅先生转渠带交该社负责人魏涤唐、龙如璋二君,渠亦企图隐匿,至今尚未过交。该欧阳宝堂既如此不学,又如此卑鄙,故其党部发出文件,笑话百出,如上、下行文,皆用“案据”,设备简略之“简”字写成“感”字等,狗屁不通之事实,不胜枚举。其党中之高级爪牙,则某也以纸二十担买一社长,某也以谷15担买一科长,近更需款购枪,扩充势力,图与外间共匪趁机起事,以该党之县参议员二席,每席价格为40担,公开拍卖。此种卑劣污浊之行动,殊失民社党之党格,亦可见该欧阳宝堂之一切行动,纯系借名掩护,别有用心。

 四、异想天开,图谋肇乱。该欧阳宝堂以民社党为护符,一面扩充势力,一面在本县机关局长面前,献媚探取情报,更于去年十一月间,乘某君请酒之便,集其心腹党羽,秘密商讨反动策略,渠谓:“今日之国民政府已将垮台,继而代之者当为吾人,应宜把握时机,彻底奉行共产主义,打倒土豪劣绅,实行公妻共产。现在吾已居领导地位,十年之后,请看今日之隆回,是不是吾人之天下。”旋即派人与桂东共匪密取联系,具领枪支弹药,暗运来县。本年正月间,以前方战事紧急,视为有机可乘,极力鼓动风潮,制造恐怖,如兴隆乡中心小学及该乡第二、三两保国民小学双簧事件,皆为其主使,希图借此扩大纠纷,紊乱秩序,演成惨案,俾便乘机起事,以遂阴谋。幸地方正气伸张,未中其毒。以上所述,系欧阳宝堂之荦荦大者。至其私人的卑下生活,如在学校偷窃皮鞋,在各处吃油炸饭,行路如岩鹰掠翅,说话如猫儿喷痰,望之不似人形,即之俨如奸鬼,以及投机取巧,拍马讨好等事实,罄竹难书。

 隆回为新立县治,有此败类,前途何堪设想!特为揭露阴谋,敬希我全县父老兄弟姐妹,密切注意,共张挞伐,群起驱奸,地方幸甚!国家幸甚!

 隆回县公民:

 范有为  范有能  罗锦波  朱善南  孙昌全  孙正义

 欧阳荣  欧阳方  魏明珍  王悔中  王忠玉   

 赵知义  刘则鸣  刘其言  欧阳立

民国三十七年五月 

 

二、关于五为支部

 

中共邵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关于“五为支部”定性问题的意见

中共隆回县委党史研究室:

    你室于2006831“关于审查中共隆回地下支部”的报告已收悉。经研究,我室的意见如下:

    一、隆回县党史研究室为“五为支部”的定性问题做了大量的工作,应当充分肯定。你室查阅了大量的档案资料,尤其是组织亲历亲闻的老同志座谈,掌握了大量的回忆资料,应当说,这些为“五为支部”的定性工作提供了许多有力的证据。为县委对该支部的复查等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二、从对“五为支部”的历史负责的角度和搞好隆回地方史正本编纂的角度出发,请你们尽快争取县委及组织部门的高度重视,把“五为支部”的定性工作做好。从你们提供的史料看,“五为支部”应当可以定性为地下党组织。但按照党的权属原则,党组织的定性,是当地党委和组织部门的职责,而党史部门的职责则是予以提供史料和佐证。

    因此,我室建议你们根据组织原则,及时向隆回县委和组织部门汇报,把这一问题尽快提到县委的议事日程上来,尽快给“五为支部”定性,以推进隆回地方史的编纂工作。

 

                               中共邵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2006911

 

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

关于“五为支部”定性问题的意见

中共隆回县委党史研究室:

    你室关于审查中共隆回地下支部的请示已阅。经我们仔细审阅有关欧阳宝堂和“五为支部”的历史资料,及你们报送的有关资料和党史联络组老同志的座谈意见,我们认为,根据当时党中央的政策,允许共产党员打入国民党党政军部门,以掩护革命工作和党员身份,因此,对欧阳宝堂打入民社党以掩护革命工作应该予以肯定,敌人对他企图加害也从反面证明了这一点。同时在国民党统治区,我们党处于地下状态,为保密,党组织实行单线联系,在发展党员时也可能不像解放区和解放后那么严密、正规。欧阳宝堂入党介绍人问题上的不确定情况,是在国民党统治区的特殊情况下发生的,且当时的地下党领导人明确指定他在隆回建立党的支部,并且多次认定他是隆回地下党的领导人,而且本人一直在冒着生命危险为党工作。因此我们认为,欧阳宝堂的党籍可以承认,他根据地下党领导人谌鸿章的指示建立的隆回“五为支部”也可以予以承认。请你们将此意见向县委汇报,请县委作出最后决定。

                          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

                          2006920

中共邵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关于“五为支部”定性问题的意见

中共隆回县委党史研究室:

    你室于2006831“关于审查中共隆回地下支部”的报告已收悉。经研究,我室的意见如下:

    一、隆回县党史研究室为“五为支部”的定性问题做了大量的工作,应当充分肯定。你室查阅了大量的档案资料,尤其是组织亲历亲闻的老同志座谈,掌握了大量的回忆资料,应当说,这些为“五为支部”的定性工作提供了许多有力的证据。为县委对该支部的复查等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二、从对“五为支部”的历史负责的角度和搞好隆回地方史正本编纂的角度出发,请你们尽快争取县委及组织部门的高度重视,把“五为支部”的定性工作做好。从你们提供的史料看,“五为支部”应当可以定性为地下党组织。但按照党的权属原则,党组织的定性,是当地党委和组织部门的职责,而党史部门的职责则是予以提供史料和佐证。

    因此,我室建议你们根据组织原则,及时向隆回县委和组织部门汇报,把这一问题尽快提到县委的议事日程上来,尽快给“五为支部”定性,以推进隆回地方史的编纂工作。

 

                               中共邵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2006911

 

中共隆回县委关于对隆回地下党

“五为支部”进行定性审查的请示

隆委字〔200647

 

中共邵阳市委:

    “五为支部”是19498月由欧阳宝堂根据湘西地下党领导人谌鸿章的指示建立的隆回地下党组织。解放后,因历史条件的限制,历届隆回县委都没有承认这个地下支部。近几年来,为了编写地方史,县委党史联络组、县委党史研究室组织力量对“五为支部”问题进行了专题调查研究,查阅了大量的历史档案,走访了若干知情的老同志。县委也多次组织县委党史领导小组和县委常委会议专题研究,基本上统一了思想认识。省、市党史部门认真审查有关材料后分别做出了审查意见。

    欧阳宝堂的父亲欧阳秋曝烈士,是大革命时期邵阳农民运动的领袖,1931年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他是邵阳市党建史上的一面光辉旗帜。欧阳宝堂自幼受到父亲革命精神的熏陶,从小立志要替父亲报仇。他从读小学时开始,就组织合作会、思潮社,初步萌发了革命思想。高中毕业后,为了立足社会,取得合法身份,实现自己报仇雪恨的愿望,他先后加入三青团、国民党、民社党。欧阳宝堂利用民社党做掩护从事革命活动的情况引起了国民党的警觉,并多次受到国民党当局的质疑。19485月,国民党爪牙范有为等16人联名发出“快邮代电”,称欧阳宝堂是“挂民社党之招牌,作共产党之特务”。

    19489月,新化县游击大队大队长、湘中人民自救会负责人邹平来到隆回,以“中共江南敌后工作部特派员”身份找欧阳宝堂等人谈话,发展他们入党。欧阳宝堂等人写了“自愿书”,填写了入党申请表。但邹平在归途中,因害怕敌人搜查,招来杀身之祸,于是将这些资料全部烧毁了。19492月以后,时已脱党但在新化从事地下革命工作的杨定为发展农村武装力量,先后两次来到隆回,找欧阳宝堂等人谈话,认为欧阳宝堂等人符合入党条件,因而吸收他们入党,并一起到白马山考察地形,为建立武装根据地作准备。此后,欧阳宝堂等人按照新化地下党的指示,继续利用民社党的合法身份进行地下革命工作,把《思潮报》改为《民风报》,策反胡荷田起义,建立新民主主义建设协会等。19495月,欧阳宝堂等人与湘西地下党组织负责人谌鸿章取得联系。谌鸿章经过调查考察,对欧阳宝堂十分信任,并委以重任,要欧阳宝堂组织政工室改造策反雪峰游杂部队,协助其创建湘西纵队;同时要求他们举办地方干部培训班,整顿新协组织,开展减租限租运动,积极迎接隆回解放。通过以后几个月的斗争考验,谌鸿章对他们更是信任有加,认定欧阳宝堂等人是共产党员。19498月,湘西纵队受到反动派陈光中围攻,在准备撤退隆回之际,为保留隆回的革命火种,谌鸿章授意欧阳宝堂成立一个支部,支部成员有欧阳宝堂、刘清江、欧阳桃、欧阳泰、欧阳昭等五人,并任命欧阳宝堂为支部书记领导隆回的迎接解放工作。因支部成员是五位同志,为方便联系,对外密称为“五为”。为了吸取前段与新化邹平、杨定失去联系的教训,支部会议决定派欧阳宝堂作为湘西地下党组织和隆回地下党支部的联络员,跟随谌鸿章领导的湘西纵队转战湘西。隆回解放前夕,即194910月初,谌鸿章以“湖南人民解放总队湘西纵队”负责人名义给欧阳宝堂开具了致解放军的介绍信:“解放大军同志:兹介绍驻隆回联络员欧阳宝堂同志前来迎接解放大军解放隆回,并组织维护委员会进行一切工作。”但当欧阳宝堂回到隆回时,隆回已经解放了,因种种因素,当时的县委领导对欧阳宝堂的身份产生怀疑。县委书记方明要欧阳宝堂去谌鸿章那里出具证明。谌马上写了证明:“方明政委同志,他曾组织了一个支部,他们是一群非常进步的革命青年,但又很冒险盲动,希望你们好好领导,改造他们,做为隆回建党的基础。”后来,他由于身份不能确认,县委没有安排他的工作,并且对他多次进行审查。欧阳宝堂从1958年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和极右派坐牢,到1979年获释出狱,前后共服刑21年,先后18次被绑缚刑场游斗陪斩。欧阳宝堂一生受尽了折磨,但对共产主义事业仍然忠心耿耿,至死不渝。他在坐牢期间所写的全部材料都是襟怀坦白,对党毫无半点怨言,始终坚信党的光明伟大。1979年出狱以后,被安排在新晃县教书,他时刻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从严要求自己,年年被评为全县优秀教师。1983年,他因病去世,临终前向亲人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确实是一个共产党员。”

    我们认为,在革命战争年代特别是从事地下革命工作,欧阳宝堂等人入党手续虽然不很健全,不很正规,但我们不能用今天的标准去苛求。即使不能认定邹平、杨定是欧阳宝堂等人的入党介绍人,但是有充分理由认定谌鸿章是他们的入党介绍人。谌鸿章在紧急战略转移前,授意欧阳宝堂成立支部,并安排他担任支部书记,我们认为,这是谌鸿章火线发展党员,火线组建临时党支部。因此,我们应当认定欧阳宝堂、刘清江、欧阳桃、欧阳泰、欧阳昭是中共党员,同时认定隆回地下党“五为支部”是中共地下组织。

    194910月以来,谌鸿章为欧阳宝堂的党籍问题和隆回地下支部问题,曾数十次出示过证明材料,虽然由于受左的干扰,他的证明出现反复,但绝大多数是持肯定态度的。1956年他向县委肃反领导小组出示的证明就说得非常明确。特别是在后来政治清平的年代所写的回忆文章,都是肯定的。1987年《湖南文史》登载了谌鸿章《回忆湘西纵队》的文章,文章说:“19498月的一天,队伍开到小沙江过夜,当地的地下党员为我们送来了粮食、被盖。我通过当地党的负责人欧阳宝堂了解了很多的情况……”谌鸿章是19495月与欧阳宝堂开始接触的,到8月份已经彼此很熟了,在他的心目中,欧阳宝堂不仅是党员,而且是党的负责人。2005年,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编纂的《解放战争时期中共湖南省工委文献资料》汇编,收录了谌鸿章的回忆文章《军事统战出雄兵》中有这样几段话:“我亲自深入到驻扎在隆回的该部(雪峰部队)第三支队工作。……我将隆回地下党员负责人欧阳宝堂等同志,安排在该支队工作,并在夏芳林大队成立政工室,对广大官兵公开进行宣传教育。”“我们来到小沙江,沿途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地下党员还为我们送来了粮食、被盖。我通过党的负责人欧阳宝堂弄清了一些情况……”20025月,谌鸿章为《浩气长存——欧阳秋曝烈士传》一书题词时写道:“欧阳宝堂是欧阳秋曝烈士的儿子,解放前夕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在隆回地区团结了大批知识青年,做了大量工作,对革命有一定贡献,解放后在极左思想影响下,受到极不公平的对待,甚为惋惜。”从1987年的回忆录,到2005年的回忆录,前后说法完全一致,可见在他的心目中,欧阳宝堂等人就是地下党员。谌鸿章的回忆录,没有任何外界压力,是历史的真实写照,按照党的政策,应该可以作为认定欧阳宝堂等人党籍和隆回地下党“五为支部”的重要依据。

    19576月,《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组织部关于全国审干工作座谈会的情况的报告》中明确指出:“对于入党手续不清,或者没有办理入党手续,但已经长期成为党员的人,应该分别情况处理他们的党籍问题:如果长期为党工作,现在也具备党员条件的,可以从他们正式过党的组织生活时算起,一般不再办理入党手续。”对照这一文件规定,应该认定欧阳宝堂等人的党籍和隆回地下党“五为支部”。

    欧阳宝堂及其创立和领导的隆回地下党“五为支部”问题,是我县党建史上最大的历史疑难问题,也是最为敏感的政治问题。近几年来,中共隆回县委按照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和建设和谐社会的原则,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大量调查与考证。经县委常委会议研究,原则同意认定欧阳宝堂、刘清江、欧阳桃、欧阳泰、欧阳昭等五人是中共地下党员,认定欧阳宝堂根据谌鸿章的指示创立和领导的隆回地下党“五为支部”是一个党的地下组织。请求市委对这一认定进行审查。

    当否,请批复。

 

                                     中共隆回县委 

                                   20061024

 

县委书记鞠晓阳

在《中国共产党隆回历史》第一卷

评议会上的讲话摘要

   评议《中国共产党隆回历史(1921-1949)》,既是对中共隆回历史的系统回顾,也是对隆回将来的务实求索。

隆回虽然建县不久,但历史悠久,名人辈出,隆回人民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自从隆回有了中国共产党的地方组织,隆回人民的革命斗争之路才焕然一新,隆回人民从此在党的领导下,迈入了一个崭新的革命时期,从胜利走向胜利。大革命时期,隆回境内革命斗争风起云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隆回境内英勇的共产党人在白色恐怖下坚持顽强的斗争;抗日战争时期,隆回人民不畏强暴,英勇反击日本侵略者。全国解放前夕,隆回的有识之士冲破黎明前的黑暗,寻找党的组织,邹永尊领导的中共永固支部和欧阳宝堂领导的中共“五为支部”都是在新化和湘西地下党的领导下组织和发展起来的,吴步程则在邵阳找到了党的组织,他们在党的领导下,组织党团员和进步人士,带领隆回人民开展以减租减息为主要内容的迎接解放斗争,为迎接隆回解放做出了艰苦卓绝的工作。隆回人民今天的幸福生活,是中共隆回地方组织在中共中央和上级党组织的领导下,团结全县各族人民,经过数十年的艰苦卓越的斗争与拼搏得来的。幸福来之不易,我们要倍加珍惜。今天我们研究隆回党史,就是希望通过编写《中国共产党隆回历史》,将中共隆回地方组织的光辉历史永载史册!存史资政,我们和后人通过阅读先辈历史,继承和发扬先辈的光荣革命传统,将隆回建设得更加美好!

县委副书记周卫臣

在《中国共产党隆回历史》第一卷评议会上就“五为支部”问题代表县委的结论讲话 

    “五为支部”是19498月由欧阳宝堂根据中共湘西地下党组织领导人谌鸿章的指示建立的隆回地下党组织。从19495月起,欧阳宝堂等人一直追随谌鸿章从事党的革命工作,并受到谌鸿章的重用,组织政工室改造雪峰游杂部队,协助谌鸿章创建湘西纵队;同时举办地方干部培训班,整顿新协组织,开展减租限租运动,积极迎接隆回解放。19498月,湘西纵队受到陈光中围攻,在准备撤退隆回之际,为保留隆回的革命火种,谌鸿章紧急授意欧阳宝堂成立“五为支部”。湘西纵队离开隆回后,欧阳宝堂领导“五为支部”在白色恐怖笼罩隆回的血腥环境里,依然坚持顽强的革命斗争,做了大量的革命工作,为隆回解放做出了重要贡献。解放后,因历史条件的限制,历届隆回县委都没有承认这个地下支部。近年来,为了编纂地方党史正本,隆回县委党史研究室和县党史联络组组织力量对“五为支部”问题进行了全面深入的专题调查研究。省、市党史主管部门对“五为支部”问题做出了肯定的明确意见。县委也多次组织县委党史领导小组和县委常委会议专题研究,基本上统一了认识。2006830,县委常委会议在认真审查有关材料后做出了认定五为支部为中共隆回地下支部的决议。在战争年代入党手续不健全,我们应该历史地看待这个问题,主要应该看他们的表现,欧阳宝堂等人的所作所为都是按照共产党员的要求来做的,因此县委才做出了认定的决定。对于这个问题,如果市委没有明确的否决意见,今后将不再争论。

   

 
 
主办:中共隆回县委 隆回县人民政府   承办:隆回县党史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隆回县委大院
电话:0739-8232919 传真:0739-8242831
版权所有:隆回县党史地方志办公室   技术支持:中信商务   湘ICP备:20081000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