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关键字:
首页 > 党史专题 > 回忆隆回县农业合作化运动
 
 党史专题
 
党史专题
 
 
文章内容  
 

回忆隆回县农业合作化运动

点击: 2280 作者: 王润民(邹宗尧、罗斌执笔) 编辑: 罗斌 来源: 2008-12-28 10:02

 

我于19491015日南下后,经组织分配到隆回工作,至19565月,一直是中共隆回县委的领导成员,基本经历了隆回县农业合作化运动的全过程。

1952年至1956年,隆回县的农业,确是经历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广大农民从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到具有社会主义萌芽性质的互助组,改变成为半社会主义性质的初级社,进而转变为全社会主义的高级社,至195612月底止,全县入社农户达135052户,占全县总农户的98.6%,完成了全县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这是生产关系上的伟大变革,是史无前例的。

(一)

全县土地改革运动,没收了地主、富农田土(出租田)45万亩,分给无地少地的农民,占全县总耕地90万亩(其中稻田69万亩)的50%。农民有了土地,生产积极性高涨,生活比以前大大提高。但是由于千家万户的小农经济,力量单薄,经不起风吹雨打,一部分贫困农民因家底薄、人口多、劳力少,或因天灾人祸,生活仍然很困难,部分人严重到卖田卖房的地步,少数人甚至倾家荡产。据1953年调查统计,全县用贱价出卖新谷(稻谷未收即出卖)的有453户,出卖新谷25.91万公斤。14区万胜乡1952年就有127户卖田178石(一石田相当于0.2亩田);据九区区委摸底,土改后全区有336户出卖稻田362亩,380户因生活所迫卖耕牛208头,175户卖了房屋273间,出卖青苗(稻田苗正在生长期)180余起,二区永宁乡卖田的66户中,有2户破了产。可是另一部分人却乘人之危,买新谷放高利贷,剥削别人。九区岩口乡有个贫农,2口人,1952年家有345担稻谷放账,家里存粮7500公斤,自己不劳动,他还准备到岩口买座铺子享福,老婆出门要坐轿子。十一区地主周仁元,土改中分了他的田,二年后他就买回20多担良田,还说过三年就要把没收他的田都买回来。上述事实说明,当时农村两极分化的现象不断发展扩大,印证了列宁所说:“……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与此同时,一部分农民因为缺少劳力、畜力、资金、农具,急切要求组织起来,互相帮助,互助换工,互通有无,共同克服生产和抗灾中的困难,有的已自发地组织起来,这就是农民走互助合作道路的积极性。

195112月,《中共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在党内作了传达,紧接着省地委也相继发出了指示和部署,要求在广大农村普遍发展简易的、临时性的季节性或常年性的互助组,以克服贫困农民分散经营中所发生的困难,有利于迅速地增加生产,走上丰衣足食的道路。中共隆回县委把这项工作做为大事来抓。县委认为:主要领导必须亲自蹲点,摸索经验,才能取得领导权,才能正确地指导全县农业生产互助合作工作的开展。

1952年春,县委决定以领导春耕生产为中心,大力发展各种类型的互助组。县区领导分工分片,深入基层蹲点。我时任隆回县县长,分工到一区鸟树下三合乡办点。经过初步考察,选择了土改时的乡农会主席,时任乡副主席(后任县各界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的刘修来做为重点培养对象。刘修来全家8口人,3个劳动力,时年50岁,是给地主帮长工16年的贫雇农,又是生产能手,土改时分田13亩,工作非常积极。19523月,他组织100多个劳力,修筑了三合大圳7.5公里,新灌田300亩,能开田80亩,深受群众好评。因之被发展入了党。我就住在了他家,同吃同住同劳动,并利用一切机会向他宣传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精神,动员他积极带头,发动群众走互助合作的道路。他据此很快串连了9户贫农、2户中农,共11户,52人,其中劳动力23个,于1952420成立了全县第一个常年互助组,由他任组长。全组按劳力强弱,实行评工记分,主要农活共同劳动,人畜出工,统一计算,每晚小组个人自报,民主评定。简便记工,早晨3分,上午3分,下午至吃晚餐4分,决定每分工报酬一升谷(相当于现在的1.5市斤),秋后按工分补谷,每10天结一次帐。副业收入归组,按劳动力评分。为了方便,采用半分、4分、5分工票制。由于组长生产技术强、威望高,民主管理得当,取得了农业生产的极大丰收,显示了互助合作的优越性。全组当年收稻谷29711公斤,每亩平均325公斤,其中丰产田5亩,每亩收385公斤,比1951年增产7611公斤,增产48%。组内因夏荒有5户缺粮,即借出猪一条,调济稻谷550公斤。并带动全乡解决缺粮户110户,调出粮食6000公斤,人民币300元,顺利渡过了夏荒。在刘修来互助组的带动下,当年全乡组织了4个常年互助组,54个临时互助组,入组农户255户,占全乡总户数的70%,这些互助组均取得了粮食大丰收。

1952123,在全县互助组长代表会上,湖南省访苏代表团代表文本良来县介绍参观苏联集体农庄的经验,县委书记宇自修在会上做了农业发展方向的报告,代表们很受启发,认识了农村今后要走的道路就是社会主义集体化。在会议总结中,我部署了1953年农业生产和发展互助合作社的工作。当年县区领导蹲点有如星星之火,影响很大。在典型带动下,互助组发展很快,县委及时总结经验,并迅速在全县全面铺开。截至1952年底,全县有常年互助组241个,临时互助组2489个,入组农户12593户,占全县总农户数的8.8%

(二)

19532月,我接替宇自修同志担任县委书记。当年,党中央先后发出了《关于发展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决议》和当年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对互助合作运动进一步指明了方向,提出“积极发展,稳步前进”的方针和“自愿互利”的原则,以及“典型示范,逐步推广”的方法。根据省、地委的指示和部署,这一年隆回县委先后召开了包括党代会在内的三次大型会议,最大规模达1366人,都是贯彻以合作化为中心内容,参加会议的有党代表95人,互助合作试点中的骨干380人,劳动模范25人,区乡国家干部975人,县直抽调下乡办点的工作组36人。9月在县第二次党代会和10月县扩干会上,传达了省委第五次党代会精神,学习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总任务,以统一全县党员、干部思想,分析土改后农村形势的新情况和新问题,认清农业发展方向,总结典型经验。明确办社的方针、政策、步骤与作法;坚持全面规划,层层办点,以点带面的方法和艰苦朴素、群众路线的作风;坚持“自愿互利”,入社自愿,退社自由原则,真正形成“全党动员,书记动手,以点带面,有规划有步骤地大办合作社”的氛围。

同年11月,县委研究决定,第一批办好5个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试点,选择领导骨干较强,对周围群众影响大的老互助组作为重点,即三合乡的五星社,天福乡的天福社,兴隆乡的利民社,富源乡的周头社,石鼓乡的五一社。县委除副书记曲思奇和副县长申季龙抓好办社骨干的训练外,其他同志都抓一个重点社。初级社的性质是半社会主义。它的分配原则既要体现以按劳分配,又要贯彻土地入股、主要生产资料折价入社参加分配的政策。这五个重点社共计入社农户75户,其中贫农63户,中农12户,入社人口320人,入社稻田390.75亩,旱95.24亩。五个社土地分红比例是:五星、周头为地三劳七;利民社为地二劳八;天福、五一社为地四劳六。社员自留地按5%留足,耕牛农具:五一、利民、天福社将耕牛犁耙禾桶等折价归公,分期付款,五星、周头社采用私有公养、公租,按耕牛强弱,规定每犁1.6亩、耙3.2亩,各算10分工。周头社规定犁耙随牛走,大农具租用,小农具自带,种子一般社借社还,肥料折价付款归社有。鱼塘、经济作物入社,按地四劳六分红,冬种作物归社种社有。财务管理实行日清月结,每月出榜公布。在生产管理上,制订了年度、季度和小段生产计划。劳动管理按社员居住与耕地距离远近划分耕作区,实行包工包产制。在生产经营上,一是大力发展多种经营,除保证粮食作物增产外,大搞经济作物大蒜、生姜、辣椒、中药材等,大力发展养鱼、养猪、家禽和运输及其他副业生产。二是大搞积肥,推广良种,盐水选种,培育壮秧,合理密植,推广农业新技术。三是有条件的地方开垦荒地,增加耕地面积。

隆回县地处雪峰山区,自然灾害较多,易受北涝南旱。195461718日,山洪暴发,北面七个区受灾严重,有14360亩稻田被水冲垮,颗粒无收,有28021亩田和28029亩土受水冲沙压,5个试点社有4个受灾严重。通过发动群众,靠组织起来的优越性,4个社的128名男女劳力抗灾,扶苗补蔸、增施追肥,扩大秋冬种作物280亩,狠抓副业生产,开展多种经营,仍然达到增产增收。当年这5个社共收粮食109475公斤,每亩平均280.5公斤,比1953年增产11.3%,高于全县平均水平,比互助组每亩高30公斤,比单干农民每亩高48公斤,全年收入分配,五个社总收入为20241.72万元,除开支外按劳分配为11627.36万元,每个劳动日最高的五一社0.98元,低的天福社0.7元。总计75户,只有1户与上年持平,其余74户全部增收。

五个合作社试点的成功,组织起来所发挥的社会主义优越性为广大农民所目睹,因此周围农民要求入社的愿望很迫切,积极性越来越高,至1954年底,5个社由原来的75户扩大到594户,扩大了6.9倍。为合作化的大发展打下了基础。

1955年底,全县初级农业社发展到2061个,入社农户6244户,占全县总农户的46.3%

(三)

1955年下半年贯彻毛泽东主席《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报告开始,紧接着党的七届六中全会(扩大)召开。省委、地委也召开了一系列会议,批判“小脚女人”和右倾保守思想,不断要求加快合作化运动的步伐,甚至把推进合作化速度的快与慢提高到政治觉悟的高度来认识。当时,从中央到地方,层层检查跟不上形势的“右倾保守思想”,反对“右倾”,各级领导思想压力很大,每作一次自我批评,就修改一次发展规划。记得在省委召开的区委书记以上干部扩大会议上,隆回县的合作化规划曾修改过三次。由于层层加压加码,要求加快合作化运动速度,因此合作化运动发展规划呈现宝塔形,区比县大,县比地大,地比省大,越往下越大。

会后,经过层层发动,迎来了合作化运动的高潮。至1955年底,全县建成了高级社58个,都是由初级社并社升级组成。入社农户14037户,占全县户数的11.3%。至19563月底,全县已建成初级社1916个,高级社63个,合计入社农户94763户,占全县总农户74.6%。到7月底,进一步贯彻省、地委“并社升级”、实现高级社的指示精神,县委组织了1500多人办社工作队,以乡为单位召开社员和骨干分子代表大会,广泛宣传发动,建立建社筹委会,交待政策与作法,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全县原有初级社全部升级为高级社,共建成高级社896个,入社农户135052户,占全县总户数98.6%,实现了高级农业合作化。

高级社是在半社会主义性质初级社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完全社会主义性质的合作组织。高级社实行土地入社一律归社员集体所有,除划出少量自留地由社员自由耕种外,其余土地由社员集体统一经营,取消了土地分红,收入完全按劳动记工分配。高级农业社的迅速发展,农民生产积极性的空前高涨,农业生产形成了前所未有的高潮,特别是在农田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抗灾方面,高级社呈现了更大的优越性。1955年到1956年春,全县投工247万个,兴修水利7153处,增积土杂肥4820多万石,价值达150万元,扩种双季稻8万亩,开垦荒地30303亩,改良低产田43288亩,增加复种指数三熟面积达115564亩。1956年从6月中旬到10月先后干旱120余天,全县严重受旱面积占总田数的42.6%,全县社员在县委领导下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抗旱斗争,每天投入抗旱劳力9万余人,大大减轻了遭灾损失,全县粮食总产仍达12415.5万公斤,并圆满完成了征购任务。1956年,全县高级农业社39%的社比上年增了产,10%的社没有减产,其余减产的社,真正由于管理不善造成者,仅占总社数的2.8%。从收入方面看,由于农业社开展了多种经营,全县共入社的135052户,比上年增加收入的有109392户,占81%;保本的12154户占9%;减少收入的仅13505户,占10%

在建立高级社过程中,由于并社升级要求过急过快,工作粗糙,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问题,诸如思想发动不够深入,个别地方甚至强迫农民入社,对贯彻党的政策处理具体问题遗留较多,少数地方自留地未留足,耕牛、农具、树木折价太低,个别社处理青苗比较粗糙等等,部分社员有意见。在劳动管理上,由于社的规模过大,办社干部管理水平跟随不上,个别干部甚至有不愿干的现象,一时未组织好,存在大和拢、出工一窝蜂的现象。这些问题,通过整风整社,都得到了纠正,但教训是深刻的。

 

(四)

回忆我在隆回县参加和领导的农业合作化运动,对如下几点我深有体会:

第一,农业合作化各个阶段自始至终都坚持了各级领导亲自蹲点,以点带面,典型带动的作法。领导蹲点使各级领导身体力行,深入基层,了解各阶层群众的思想动态和利害关系,贯彻党的方针政策,对指导运动的全过程是非常重要的。县委从发展互助组开始,便坚持每个县委领导成员和区委书记必须每人办一个点。办初级社时,选择了领导骨干较强、在群众中有威望、影响较大的5个老互助组作为办社中心,以便于和周围群众联系。办高级社时,又以5个老社为中心先建高级社,由我带领农村工作部部长范青云去天福社蹲点,先走一步摸索经验,比其他社提前一个月建社;同时,副县长申季龙专门去七江高级社推广苏联集体农庄的定额管理经验。

第二,坚持了以生产为中心,把发展生产,增产增收放在首要位置。整个合作化,要求运动不误农事、开会不影响生产,忙里偷闲挤时间宣传发动群众入组入社。从县委办的5个初级社来看,虽然遭了水灾,由于领导群众抗灾夺丰收,当年粮食仍然取得了丰收,亩产达280公斤,比1953年增产11%,还高于全县平均水平。1953年、1955年、1956年三年中,全县三年严重受旱,最严重的1956年灾旱面积占全县总面积42.6%。在旱灾面前,县委顺应人民群众的要求,依靠组织起来的力量,大搞农田水利建设,新修小Ⅰ型水库9座,小Ⅱ型水库107座,河坝617处,蓄水量由解放初期的6000万立方米增加到1.1亿立方米,有效灌溉面积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26.57万亩,靠天灌溉的农田由解放初期的33.3万亩减少到13.08万亩,改变了生产条件,提高了抗旱能力。

第三,坚持了以办培训班的形式训练骨干,以骨干带动群众。从1953年办初级社试点训练班开始,由县委副书记曲思奇同志专门负责抓,参加训练班的有办社工作组长、区长、乡长、主席、初级社正副社长、妇女骨干、团支书、生产委员等,每年3-4期,每期70-80人,主要学习初级社性质、各项政策、办社章程、经营管理等。1954年初,5个重点初级社每社抽调4人(正付社长、妇女主任、团支书)去邵阳地委参加训练培训。1955年冬,试办高级社时,训练班的范围扩大了,每个高级社一般培训10人,除正副社长、妇女主任、团支书外,还扩大到生产队长。第一批培训天福、七江、云阳、兴隆、铜澄等5个重点社50人,然后培训14个区委办的高级社140人。通过依靠这些经过发动培养又参加训练的骨干队伍,再进一步层层发动,依靠广大贫农、下中农基本群众,形成了一支办社大军,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全县共计办培训班10期,每期最多480人,最少60人。此外,还举办了专业会计训练班8期,计训练会计680余人。

第四,坚持用回忆对比的方法教育引导群众。在办组办社过程中,县委自始至终坚持深入细微的思想发动,广泛进行过渡时期总路线教育与阶级教育,集体主义教育与爱国主义教育相结合,启发群众用回忆与对比的自我教育方法,自觉走农业合作化道路。如天福高级社在思想发动中总结了天马初级社的情况时,群众反映,该社112户,入社前有13户卖了田,3户卖了土,民国10年受旱灾,百分之百的户外出逃荒,当年饿死113人,而1953年旱灾更严重,却未饿死一个人,农业生产照常进行,在112户中只有4户富农、3户富裕中农生产生活低于前几年,其他102户生产生活都提高了,收入增加了,尤其是有36户,在合作化前都是四缺户(缺粮、缺钱、缺耕牛、缺农具),入社后都不缺了。通过总结对比,进一步宣传了高级社优于初级社、取消土地报酬、实现生产资料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的道理。195310月,在进行过渡时期总路线教育中,发动群众支援国家工业化建设,建设社会主义,掀起了卖爱国粮的热潮,从县召开扩干会到粮食入库仅35天,共入库统购粮4767749公斤,比邵阳地委分配数4500000公斤多完成267749公斤。1954年粮食统购工作,全县任务1348万公斤,实入库1526万公斤,超额任务多交粮食182万公斤。

第五,坚持以提倡扶助贫困为荣,反对损人利己。在整个合作化运动中,县委要求每个社的社干和社员,对周围互助组和单干农民,在生产技术、人力、物力上给于帮助,如五一社在插田时,剩下了510个秧,无偿赠送给本村18户缺秧农民,帮助他们解决了缺秧困难。天福社在完成统购任务中,不仅带头送粮入库还抽出13个劳力,无偿帮工193个,帮助缺劳力的困难户送粮。据1954年底统计,5个老社在一年的抗灾斗争中,帮助周围互助组与单干农民投工523个,调济牛工150个,帮贫困户插秧200多亩。农业合作社在群众中有较高的威信,扶贫帮困蔚然成风,社会风气为之改观,夜不闭户,道不拾遗的社会风尚成了50年代的时代特征。

20079

(本文作者系隆回南下干部,解放初任隆回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兼三区区委书记,后任县长、县委书记,1956年调离隆回,退休前任省建设厅厅长、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本文系作者在邹宗尧、罗斌协助下完成,其中邹宗尧作了大量的工作。)

 
 
主办:中共隆回县委 隆回县人民政府   承办:隆回县党史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隆回县委大院
电话:0739-8232919 传真:0739-8242831
版权所有:隆回县党史地方志办公室   技术支持:中信商务   湘ICP备:20081000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