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关键字:
首页 > 文学天地 > 诗词 > 谈谈诗词创作的语言新
 
 文学天地
 
诗词
 
 
文章内容  
 

谈谈诗词创作的语言新

点击: 2135 作者: 欧阳梅先 编辑: 罗斌 来源: 2008-12-27 18:35

众所周知,任何文学形式的载体是语言文字。诗词就是一种语言艺术,而且是语言艺术的最高形态,要求形象、精练,语言新妙。

在诗词创作中,历代有识之士都主张“唯陈言之务去”。当代诗坛泰斗臧克家谈及旧体诗创作时,也十分强调“语言新”。“语言新”是许多诗词作者的追求。然而,在当今诗词学习、创作和编辑中,却有人以为语言越“陈”越“雅”,越“古”越“时髦”。把“陈谷子、烂芝麻”当作精品,充斥版面,陈词滥调连篇。

    那么,诗词创作,怎样才能使语言新呢?笔者有如下几点浅见:

 

    一是必须思想新

有道是“言为心声”、“语言是思想的外衣”。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思想,总会找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汉高祖刘邦打下江山大发心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其踌躇满志的帝王思想表露无遗。唐代诗圣杜甫是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他的“三吏”、“三别”等许多作品,无不具有反映当时社会现实的思想、语言。脍炙人口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便是一例。唐人李绅、宋人范成大如果没有悯农思想,那“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采菱辛苦废犁锄,血指流丹鬼质枯。无力买田聊种水,近来湖面亦收租。”恐怕难以写出。曹植的《七步诗》虽揭示了宫廷斗争的残酷,体现的却只是个求生的欲望;而梅尧臣的《田家》:“南山尝种豆,碎荚落风雨。空收一束萁,无物充煎釜。”则充分表现了他关怀民生的思想。古人如此,今人同样。革命先烈夏明翰,如果没有忧国忧民、敢于牺牲和对革命事业充满信心的思想,怎能发出“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自有后来人。”这震古铄今的豪言壮语。特别是一代伟人毛泽东言志抒情的诗词语言,无论庄谐雅俗,都跳动着时代脉搏,闪耀着先进思想的光辉。

    二是必须感情新

“诗缘情而绮靡”(陆机《文赋》);“没有情感就没有诗人,也没有诗。”(《别林斯基论文学》)诗是以语言文字抒情言志的;语言是构成诗词的主要因素,是表达思想感情的工具。“情动于中,而形于言。”(钟嵘《诗品序》)只有感情真、感情新,才有可能产生真切、至当、清新、闪光的语言。当然,“情”有个人之情,也有一个时代的共同感情。“抒情不仅是抒写个人的感情,还要抒写时代的感情。”(《郭沫若论创作》)所谓“时代感情”,我认为就是与时代共呼吸、共命运,爱人民之所爱、恨人民之所恨的感情。感情不同,语言有别。比如同是抒写夕阳黄昏,有人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李商隐),或“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马致远),多有哀惋失意之感;而有人则是“何须惆怅近黄昏”(朱自清),“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叶剑英)充满乐观豁达之情。有个故事,说从前有一位书生面对漫天大雪有感而发:“门外大雪纷飞。”一位官宦子弟接腔:“都是皇家瑞气。”一位财主则说:“但下三年无妨。”可惹恼了那位沿门乞讨、饥寒交迫的叫化子,大骂:“放你妈的狗屁!”不是很能说明感情问题吗?如果鲁迅先生没有对人民和对敌人爱憎分明的感情,恐怕也难以写出:“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我以我血荐轩辕”、“怒向刀丛觅小诗。”等语言铿锵的名句来。

三是必须意境新

所谓意境,我以为就是作者对人生、对客观世界有所感悟的某种心灵之境。它植根于现实生活,主要以作者的形象思维构筑而成。请看这么两首诗(姑且谓之“诗”),其一《三中全会》:“三中全会写新篇,决策英明喜放宽。坚守党章依旧贯,迎来四化换新天";其二《迎春》:“物换星移又一年,神州纵目景多妍。市场经济波涛起,滚滚洪流涌向前。”其主题思想倒是不错,平仄格律也可以,只因缺乏意境,几乎是标语口号堆成的“顺口溜”(有人谓之“格律溜”),毫无诗味。我认为意境新则要求表达意境的语言新。诗友有首《故乡行》:“小桥流水几声蛙,两个顽童不着纱。借问凉茶何处买,我家地里有西瓜。”其意境新颖,形象逼真,语言也精当流畅,因而被《扬子江》等4家诗词报刊发表。可见,意境新也是语言新的基础和前提,语言新则是意境新的载体和表现。二者相辅相成。

四是必须字句新

字句新是就语言自身而言的。语言贫乏很难写好诗。清代诗人赵翼在《论诗绝句》中说:“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诗文趋新,自然包括语言。语言也是随着社会发展而发展的。所以诗词创作既要学习、了解古代汉语,更要学习、掌握现代汉语;既要继承传统语言中的有用部分,更要吸纳随着社会发展产生的流行语言中的精华部分;既要挣脱过时与死去的陈词滥调的羁绊,更要把握鲜话的现代语言的运用,乃至采撷口语、时语入诗。古往今来不少诗家都十分注重诗词语言的推敲、锤炼,力求贴切、鲜活、新颖。元人房灏赞扬“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杜甫:“欲知子美高人处,只把寻常话人诗。”其实,李白的《静夜思》、《赠汪伦》等许多传世之作,也都不是深奥晦涩而是明白晓畅的语言。白居易则以时语、口语入诗著称,所著之作求“老妪能解’’。伟人毛泽东更是诗词创作推陈出新,运用口语的典范。诸如“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不到长城非好汉”;“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等等。或气势磅礴,或风趣幽默,浅近晓畅,独领风骚。值得诗人们学习和借鉴。

(此文已在《诗词》、《邵阳日报》等报刊发表,并编入《中华名人志》

 
 
主办:中共隆回县委 隆回县人民政府   承办:隆回县党史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隆回县委大院
电话:0739-8232919 传真:0739-8242831
版权所有:隆回县党史地方志办公室   技术支持:中信商务   湘ICP备:2008100012号